气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以税控烟为何引发公众焦虑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0:18 阅读: 来源:气缸厂家

据世界卫生组织2008年相关数据,中国的烟草税率目前仅为40%左右,低于与中国发展水平相近的亚洲国家,如印度为72%,新加坡为64%,泰国为 63%。中国每包卷烟平均价格也低于国际水平。

中国每包卷烟平均价格为0.73美元,印度为1.65美元、日本为3.31美元、美国为 4.58美元、挪威为10.04美元,都是中国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以万宝路在15个国家价格为例,在中国的售价为2.04美元,南非为 2.69美元,新加坡为9.39美元。挪威的售价更高,为11.48美元,是中国的5.6倍。

国家税务总局货劳司消费处处长胡先明近日表示,为了进一步加大控烟力度,烟草税率肯定会继续提高。按照规划,现在正在做方案,明年有望出台。他同时称,去年的烟草税率调整,实际上对控烟也是有帮助的。中国社科院财税研究室副主任杨志勇在接受采访时却表示,即使加税后烟草加价,亦只会对低价烟产生抑制消费的作用,现有国情下,高档烟“越贵越有人买”。

有评论认为,正是因为公款消费烟草的普遍存在,在其他国家行之有效的价格杠杆用之于中国的烟草市场将黯然失色。去年国家提高烟草产品消费税的举动没有对控烟起到明显作用就是一个证明。而且加税以推高烟价甚至可能起到相反的作用,这就是专家所说“高档烟越贵越有人买”,因为价钱本来就不是这类高档烟消费者值得关心的,越高档越能彰显其身份。如果真想在控烟的问题上赶快见到效果,只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即禁止公款消费香烟,如果这一点没法做到,“以税控烟”就只是一句空谈。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要求,自2011年1月起,我国应当在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和其他可能的室外公共场所完全禁止吸烟。但3年二手烟受害者却增加了2亿人。

据北京晨报报道,某公益论坛日前就二手烟问题召开研讨会,主持人手中的数据显示,2007年中国拥有烟民3.6亿,二手烟民为5.4亿。与会的国家控烟办公室主任杨功焕女士立刻纠正说,依据今年8月公布的最新数据,中国遭受二手烟危害的人数已达7.4亿人。她表示,二手烟的危害如果不及早防治,将会带来更重的医疗负担。

上海司法研究所所长杨寅在论坛上表示,大量烟草虚假广告的存在,以及烟草公司拒绝透露有害成分等做法,导致我国的烟民作为消费者其实一直在受蒙蔽中。他表示,依据《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烟草烟雾损害可以构成“侵权责任”,中国公民打烟草诉讼官司有法可依。而且他认为,随着人们进一步了解烟草危害以及对侵权责任认识的拓展,烟草诉讼官司很快将在中国从无到有,并且会越来越多。

“以税控烟”还是“以健康宣传控烟”?中国烟草行业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需要尽快作出抉择。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烟草加税,不过是又给烟草这个已经是收入大户的部门增加创收而已。真正的禁烟效果,哪里能够体现出来,毕竟烟草的档次分很多,而烟民其实很多都是百姓。他们抽的劣质烟价钱本来就不高,这么加税不会打击他们抽烟的积极性,反到会是给他们更多的生活压力。——杨文

对于我来说,烟草这种已经产生了心理依赖和生理依赖的东西,让我戒掉,我觉得似乎是不可能的了。除非连5块一包的烟都没了。目前我每天在烟上的消费是12元左右,一包南京;如果烟税提高一倍,就假使南京变成24一包,我还可以选择6.5一包的云烟,那个时候云烟变成13一包,和我现在的消费差不多。请问,怎么控制我这种?此外,我去过很多的地方,几乎华南、华东的所有省份主要城市,大部分烟民每天在烟上的消费都是15元。如果说提高烟税,他们还可以选择现在6/7元一包的香烟。所以我觉得,提高烟税降不掉香烟的消费总量。——马超

如果丈母娘真如某人所说,能撬动房地产市场的话,何不让她来撬撬烟市呢?依据丈母娘理论,只要丈母娘要求吸烟的女婿坚决不要,想必吸烟的人肯定会大大减少吧,如此一来就能大大缓解二手烟的危害了。而怎样才能让丈母娘出面呢?若是执行政策的丈母娘每人奖一套房,不必特别好的房,效果肯定刚刚的。丈母娘有了房,也便不再撬房价,如此一来,房价也降下来了,一举两得,皆大欢喜,岂不好?——龙在天

中国烟草80%的利润是由20%的富人消费阶层创造的,这其中以公款消费和人情往来为主。而创造了那剩下的20%利润的,则是广泛的烟民,占到烟民总数的80%以上,他们多是自买自抽,一时半会儿难以戒掉,可以说是刚性需求。而二手烟的污染中,这80%的烟民,正是主力。总结来说,为烟草行业创造了20%利润的这80%的烟民制造了80%的二手烟污染。如果能使这80%的人不再吸烟,那么既可大量减少二手烟污染,又不影响烟草利润,可谓一举两得。那么怎样才能使这80%的人戒烟呢?

提高烟草税,不失为一个办法,但到底提高到什么水平,能减少多少烟民,则需要用科学的方法研究论证,而不能拍脑袋。如果提得少,则不能起到作用,提得太多,烟民压力无处发泄,容易引发社会问题。我们需要一个中庸的数据。除了烟草税,还有别的方法吗?那就是为烟民另行发明一个新的减压办法,而使香烟彻底成为高官和富人们的奢侈品。此法最为理想,难度也较大。我看以我们公务员的脑袋恐怕再过上五百年也办不到。还是不难为他们了。——陈晓龙

烟、酒等产品都有成瘾性,能使人产生依赖感,某种程度上讲其需求是刚性的,通过价格杠杆(提高税收)能起到多大的抑制作用,真的不容乐观。控烟的途径很多,综合治理可能会结果更好:1.通过立法,颁布公共场所禁烟令,使得非烟民的利益不受侵害,这是最应该做的;2.通过科技手段发展出香烟的替代品,如现在流行的电子香烟,尽量减少人们对香烟的依赖;3.政府应该通过扶持一些NGO组织,比如一些心理互助小组,帮助有戒烟意愿的人科学戒烟。——西铭

国家管理,公款消费,这就像从左口袋拿出来再装到右口袋,说抓得用力点,其实都抓在老百姓身上,把老百姓抓疼了,他们是会戒烟呢,还是借酒消愁愁更愁?烟或许真不是个好东西,但拿这个不好的东西来盈利,是不是更不好呢?——陈夏阳

以税控烟,提高烟价并不能真正做到控烟。对于上涨的那一点税收,有钱人不看在眼里,而对普通穷人烟民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所以,最根本的是做好健康宣传,科学的方法戒烟,而不是利用税收价格上涨来控制烟民数量。这样不仅不会起到良好效果,反而会引发民怨。全中国烟民应该被平等对待。——胡倩

以税控烟也就是表明国家是赞同烟草买卖,既然是赞同这种买卖,那么烟草厂仍然会继续存在,国家把烟草税提高,商家付出的成本就增大,多出的成本自然就加在烟草的销售价格上,增加的烟草税就落在烟民肩上。控烟不是说通过提高价格就可以减少烟民数量,烟民对烟草上了瘾并不会因为香烟价格昂贵就戒烟,相反他们会减少其他方面的开销来购买香烟,这样利润还是落在烟草商家身上。国家采取以税控烟的措施实属不明智,香烟对烟民来讲是生活必需品,在没有替代商品的时候以税控烟是没有效果的,如果制造出香烟替代品,并且价格比香烟价格低廉,控烟效果就会好。——高欣婷

我不反对抽烟,但反对在公共场所抽烟。虽然这条规定已经成文多年,但你只要想想周久耕被逮的情形就会感到失望。他在开会的时候,至尊南京就摆在会议桌上,难道仅仅是摆设吗?我建议,但凡有人不抽烟的人在场,就不能抽烟。想抽,自个儿找地儿去。加税不能控烟的道理跟房产税不能调控房价,车牌摇号不能治理交通是一个道理。——笔笔的笔

以外国的相关经验来说,“以税控烟”也不失为是一种有效的方法,但是因为中国很大一部分抽烟人群都是收入比较低的人群,他们肯定会怨声载道,而那些抽高档烟的根本不在乎这么点钱,这就出现了为什么公众对提高烟价和烟税的不满。公款高价烟的问题好像就咱们国家特别普遍,西方国家都是自己抽烟得自己掏腰包。抽烟有害健康,我认为无论何种手段达到人们少抽烟的目的都是可行的,为此带来的阵痛在所难免。——张欢

我认为要控烟就得减少生产厂家的数量,为此提高税收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但只能增加厂家的生产成本,而不能让厂家提高烟价而把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简单说就是生产厂家税收要提高,但香烟出售时不准涨价。——小王

以税控烟,结果是政府的收入增加了,烟民的消费增加了,商家的销量不会有多大的变化。更为有效的控烟之法是设法发明烟的替代品,烟民不吸烟了,国家就不用控烟了,国民的身体也不会受到烟草带来的伤害;这就是真正控烟的最有效方法。但是,实际上,烟草已经成为国家政府收入的一部分来源,是许多人牟利的重要工具,因此,所谓的以税控烟只是借口,只是利益相关者赚取更大利益的途径罢了!——张卫国

“以税控烟”就好比今日里,北京市对于私家车出行所采取的措施——控制机动车的发排量,个人只是觉得在治标不治本,交通拥堵不单单是机车数量多,包括交通建设、社会环境等等。控烟的最好办法除了使人们借助外界力量的同时,更多的是让大家意识里产生对尼古丁的抗拒。——何林

在我看来两种方法都难以奏效。烟草业是税收大户,增税看起来一石二鸟,但我怀疑有多少人会真的因为一包烟涨了几块钱而戒烟,且不说在中国有多少对价格完全不敏感的刚性需求;另一方面,健康宣传对于二手烟民来说永远正确,字字诛心,对于烟民来说永远无所谓,句句左耳进右耳出。也许真正有效的是加强戒烟的宣传,不光是干巴巴的喊几句“早日戒烟有益健康”,而是深入普及如何正确有效戒烟的知识,把那些真正想戒烟却戒不掉的人拉回线的这一边,应该是个不错的补充办法。——杨菁

提高烟草税费,来达到减少烟草使用、降低吸烟率的目的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税还是会加到消费者身上,而消费者抽不起贵烟,能抽便宜的烟。这一措施根本就起不到控烟的作用,反而鼓励了烟草企业“多产烟、产好烟”。财政收入得以提升却是一望即知的重大利好。也许有人会说,财政增收也是为了转移支付,最后用于民生工程,但转移支付的环节太多,要论实效,又哪比得上直接藏富于民呢?——潘昕妙

以税控烟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很有效的办法,对于吸烟成瘾的烟民来说舆论是没有用的,经济的限制才是利刃。但在中国对烟草行业的所谓高税率还是不够高,这样想治理又放不开手的做法必然适得其反,烟民不会为了这点钱戒烟,地方又得益于高税收反而不限制烟草行业。所以,要征税就放开手征,矫枉必须过正。——杨弼麟

限制了公款消费烟草又有什么用呢?送礼的人还是成群结队的,收礼的人也是一拨一拨的,私人买高档烟草送人还是我国官场不能言说的痛。如果要以价格杠杆限制烟草行业,首先要做的就是严厉打击腐败,这样高档烟草市场就会真正的萎缩,限烟才会有一点点的成效。但现在,这一条路貌似是走不通的,所以就只有去拿健康做文章了,前几天听朋友说了一下吸烟的危害,吓的我几天没敢抽一根,由此可见,“以健康宣传控烟”还是很有用的。因为很多时候,软刀子杀人的效果往往比强制措施更好。——李特

吸烟的人,牺牲自己的健康,抽着别人送的烟,以微薄的烟草税收促进经济的发展。他们潇洒着自己的潇洒,让别人的健康为他们买单。他们毫无顾忌,也从不担心公私场合会剥夺他们吸烟的权利,也从不担心自己会给周围人的健康和未成年人的成长造成恶劣影响,而我们,这一伙不吸烟的人,还在为他们的不担心而担心。——李展蓝

烟不同于一般消费品,以税控烟估计达不到效果。如果只为烟税的所谓国际化而提税率的话就更悲哀了,因为我国的人民收入水平相对较低,工资增长机制又不国际化,增税只会增加普通百姓的负担。加上如今社会的一些不正之风,烟价的推高会使其越来越成为寻租贿赂欢迎的标的物。——谢东成

秦皇岛订做西装

陕西工作服制作

榆林定制工服

开平西装定做

相关阅读